街头荡荡

哈哈哈哈

三架滑翔机飞过路口,组成了一张笑脸。当我犹豫要拍的时候,已经错过,并且发现自己步入十字路口中间的车流中。人往往为惊奇所迷惑,让自己陷入险境。

民大,南湖。民大.原图.黄金三十秒太阳就落山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就后悔没带单反啊买镜头啊上渐变镜。🤕

好听嘞

♪只有纯音乐:

千万别说“我要给你推荐一首歌听,你肯定喜欢”这样的话,即使在懂你或者你自己觉得很懂得人,

《撑伞的女人》第一张是莫奈为他的第一任妻子卡密耶画的。在卡密耶去世之后他就不怎么画人物了。第二张是莫奈再婚后的继女苏珊。
同样的清风,同样的阳伞,同样的裙裾,同样的青春。
不一样的是,第一任妻子不曾模糊的面颊,还有那曾经深情地凝望着的目光。
世人都更喜爱莫奈描绘的第一任妻子的画作,我想那是因为我们都更怀念那曾经可以拥有无数奢望的黄金时代的美好。永不会受岁月的侵蚀。

总是在定目标,总是会偏差,总是会迷失,总是在调整,总是在定目标。

我不会被任何事情所感动,即使有那么一瞬情绪波动,也不会多过三秒。所以,我终于成为了一个正常人。

这本书高中时看过,多年不去回想,还是记得里面大部分的句子。现在电影出来了我没敢去看。我也身处奇怪世界,这里的人会在乎一个人是否足够优秀而不会关心他是否快乐。这里人,不会有耐性守着一朵普通玫瑰,而无视花园里的5千只玫瑰的,当然即使他们满世界的寻找却任然会找不到他想要的玫瑰。他们只是埋着头.毫不犹豫的追着时代的脚步。坐着最快的高铁,却不知道他们到底要追寻什么。所以,他们很烦,不停的看着手机,想要找到一点安慰。。然时光荏苒,光阴一载。或者等到年迈苍苍,坐拥家产的时候会说到一句,我也曾经像你一样,想度过不一样的时光。